系统检测到您还未安装播放器,点此安装FLASH播放器
首页 > 资讯频道 > 行业新闻 > 新闻阅读
行业新闻
刘雪婷胡连华忆配音员陈汝斌
发布时间:2012-6-9 9:42:25 查看:110次

陈汝斌,1932-2012.6.5生于北京,中国电影配音泰斗、电影表演艺术家,2012年6月5日在吉林长春去世,80岁。著名配音演员刘雪婷在回忆“老团长”陈汝斌的时候,说得最多的就是他工作忘我。

“那会儿给《女奴》配音,一天配下来,大家都很疲惫,陈团长在下班路上却继续跟大家琢磨戏里的角色,他想到塑造人物的好点子时,会手舞足蹈,比我们年轻人还显得年轻。”刘雪婷说。其时是1983年,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片分厂正在走下坡路,几个老配音演员都已经四五十岁,无法胜任电影中年轻角色的配音。时任长影演员剧团团长的陈汝斌力排众议,坚持让团里的年轻人上马。

“不是说老演员配得不好,而是陈团长认为年轻人的声音更鲜活,可塑性也更强,为了艺术,什么人情世故的陈团长都不会考虑。我当时都对陈团长说我是新人,《女奴》这个戏我怕配不好,但陈团长还是坚持让我上。” 刘雪婷说,她那时刚刚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,和胡连华、金毅等后来出名的配音演员都是陈汝斌手下的“小朋友”。

在刘雪婷、胡连华等人眼中,陈汝斌对年轻一代的重视和扶持和对艺术的执著,一直令他们难忘。陈汝斌对演员的判断准确,巴西电视剧《女奴》一经播出,立即受到欢迎,在1980年代的中国掀起一股“南美热”。

其后,陈汝斌乘热打铁,让刘雪婷在美国电影《弗朗西斯》中给主角弗朗西斯配音。弗朗西斯饱受生活折磨、台词层次丰富、情绪变换激烈,在陈汝斌的指导下,23岁刘雪婷演绎年龄跨度几十年的弗朗西斯,将这个悲剧名伶塑造于银幕之上,该片于1985年获文化部优秀译制片奖。不久,陈汝斌担任长影译制片厂厂长,长影的译制事业走入了辉煌期。“没有陈汝斌团长,就没有我的今天,也没有长影译制片厂那个时期的辉煌。”刘雪婷说。

长春电影制片厂在中国电影译制片事业中具有绕不开的地位,而陈汝斌更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重要角色。作为新中国译制片领域的元老,陈汝斌1950年代初便进入长春电影制片厂担任译制片配音工作和配音导演工作。从参与《夏伯阳》配音开始,几十年来,陈汝斌在数以百计的译制片中担任主要配音,用他独特的声音将《复活》中虚伪的检察官、《舞台生涯》中卓别林扮演的老喜剧演员卡弗欧、《战地浪漫曲》中的萨沙、《女奴》中的莱昂休等经典形象带给观众。此外,不少国产电影配音,如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解放军战士阿米尔、《刘三姐》中的阿牛哥等角色的声音,都出自陈汝斌。

“其实以现在配音演员的标准看,陈老师的声音条件不是特别好,但是他有悟性,他研究一个角色,对一句台词的把握,花的时间是说这句台词的几倍。”著名配音演员、吉林艺术学院戏剧影视学院教授胡连华说,陈汝斌在配音时,会把各种表现方式都尝试一遍,选取最好的那条,录音棚外,陈汝斌会整晚琢磨台词,用录音机录下来反复听,反复改进,到了正式配音时,陈汝斌的精准也就不足为奇。

配音之外,陈汝斌最爱干的事就是看书。“陈老师的人文素养很是了得,他什么书都看,艺术的、哲学的、政治的、人物传记什么的。”胡连华说。

1932年2月21日生于北京一个金银珠宝商家庭的陈汝斌,父亲迷恋古典戏曲,因此陈家经常涉足戏院,陈汝斌看遍了北京名角儿的戏,还有曲艺和美国电影,后来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参加了学生剧团。1950年,18岁的陈汝斌投考了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文艺部,而父亲指望他学医、从商。

“艺术没有血缘继承的必然性。”陈汝斌后来解释说,“我没有按照家庭的愿望去经商或学医,我的子女自然也没有必要非搞艺术不可。”

陈汝斌也吃过苦头。1957年,陈汝斌遭因代表译制片演员反映意见,议批评长影领导“官僚主义”,被扣上“右派”帽子,下放到车间打铁、拉煤、烧锅炉,三年后“戴帽”回团,直到1979年获得平反。1983年初,被任命为长影演员剧团团长,一年后兼任长影译制片分厂厂长。

生活中的陈汝斌平易近人,从来不倚老卖老。即使在紧张的配音现场,陈汝斌也从不对年轻的演员发火。胡连华回忆,“他的工作方式很独特,他不会直接骂你说你哪儿哪儿不对,他会用开玩笑的口气说。比如你配寅次郎,有问题,他会说,你那不像寅次郎,像希特勒!”

刘雪华表示,陈汝斌很少用对讲机指导演员,都是推开沉重的录音室大门,走近演员身边讲解。刘雪华印象中,只有一次,陈汝斌对一位在表现委屈时怎么都找不着感觉的演员发了火,年轻演员委屈地哭了,正在情绪上时,陈汝斌下令录音,这场戏顺利过关。在大家的回忆中,陈汝斌对年轻人最常说的话就是“你的进步是给我最大的回报”,说完还会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胡连华跟着陈汝斌配音时,还是胶片时代,要走“啃词”、“初对”、“复拍”的程序,十分钟的胶片要分成十小段乃至十几小段,关了声音,慢慢磨词,一条条配音。热衷于传统配音公工艺的陈汝斌,退休后也经常接戏,但他接受不了当下快节奏的配音方式,他曾说:“译制周期短,配音者只图快,只求现得利。一天配两三集,拿本照着念,这怎么行?配音是二度创作,人物身份、性格,人物之间关系,要琢磨透。而时下一部戏几个人,一人多角色,简单对口型,调门雷同,潜台词不准确、出不来。”

终于,陈汝斌在自己70岁那年离开了电影界,回到长春老家休养。他的老伴患病8年,陈汝斌一直陪伴左右。陈汝斌18岁时与妻成婚,妻长他一岁,育有四女一子。老伴去世后,陈汝斌5个子女定期看望他,老人身体很少抱恙,今年年初过了80大寿,谈笑风生。

今年6月5日下午,陈汝斌突发心梗,在长春辞世,享年80岁。一位长影集团老干部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回忆,老伴去世时,陈汝斌尽管悲伤,却说“人的生死谁也决定不了,但每活一天,都要好好地活。”

    免责声明:名人配音网(www.mrpyw.com)转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,绝不意味着名人配音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本文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立即联系我们删除,电话:400-699-7071

     本文由名人配音网收集整理,版权属原作者所有,若需转载务请联系原作者并请注明出处!